神枘与中国古典楠木家具

古籍中的“楠”

楠木为中国独有,自古即被认为是贵木之一,常常用来制造房屋的梁柱,水中的龙船,丧葬时的棺椁、甚至是船棺。参看诸多古典文献可证,如战国《庄子•外篇•山木》:“其得梢梓豫章也,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,虽羿、蓬蒙不能眄睨也”;西汉《淮南子•齐俗训》亦有“伐榧柚豫章而剖梨之,或为棺椁,或为柱梁,披断拨璲,所用万方,然一木之朴也”;《淮南子•修务训》:“榧柚豫章之生也,七年而后知,故可以为棺舟”;南朝宋《后汉书》则有“今京师贵戚,郡县豪家,生不极养,死乃崇丧。或至金缕玉厘,襦梓榧柚,多埋珍宝偶人车马,造起大冢,广种松柏,庐舍祠堂,务崇华侈”的说法。

楠树张大,属大乔木,成株可高至三+余米,树干长直,形态美丽;其木质细旦均匀,易锯、刨、雕,有清香味。以其为原料制作家具,因木质独特肌理,家具表

 

面经打磨后会有迷人的光泽,且木性稳定,耐潮防蛀。若翻看中国古代文献,可知以楠木为家具陈设,其等级不在花梨、紫檀、乌木之下,而参考中国古代宫廷档案及传世御用楠木制品,也可印证楠木家具陈设在皇室心中的地位。

楠木最古老的用途当与丧葬有关。考古发现中可见多处,战国墓葬中就有以楠木制造的船棺。船棺又名“仙舟”,就是船形棺。此例中的船棺为整段楠木刳成,上下套合,底部船形,中挖长方形凹槽以盛放尸体,盖为半圆形。汉代墓葬中更有以数百根巨大楠木排列在一起做成椁的例子。古人因楠木性耐久而以此譬喻天之永恒,而赋予楠木诸多“神性”的色彩,并誉其为“神木”。认为以楠木制棺足以传载死者的灵魂升入天界。

 

套合,底部船形,中挖长方形凹槽以盛放尸体,盖为半圆形。汉代墓葬中更有以数百根巨大楠木排列在一起做成椁的例子。古人因楠木性耐久而以此譬喻天之永恒,而赋予楠木诸多“神性”的色彩,并誉其为“神木”。认为以楠木制棺足以传载死者的灵魂升入天界。

楠木因长直的外形以及耐潮湿的特性,还适合制造舟船,现藏扬州博物馆的唐代龙舟就是以楠木制造。

 

 

在古代中国,最大的楠木料要进贡宫廷。常作为制造宫室建筑中“大木作”的柱梁。明代皇帝曾经派专人督办楠木采伐事宜,为建造宫殿、朝堂、陵墓之用,称作“皇木”。当时大部分的巨型楠树几乎被砍伐一空。明代营建北京皇宫时,凡重要建筑皆采用楠木为栋梁;在陵墓的修建上更以楠木为主,而这两项工程历来被统治者视为关乎社稷长久和稳固的大事。文献亦记载永乐朝曾多次派人采木,工部尚书宋礼一生数次入四川监督采伐。而楠木被皇室爱重的例子,可见《明史》中的另一段有趣的记述——《明史•宋礼传》:“初,帝将营北京,命礼取材川蜀。礼伐山通道,奏言:‘得大木数株,皆寻丈。一夕,自出谷中抵江上,声如雷,不偃一草。’朝廷以为瑞。”相传永乐皇帝即因此一瑞应,而赐楠木以“神木”之名。

不但如此,在中国古建筑的“小木作”(即包括门窗雕刻装饰在内的构件等)也经常使用楠木。明天顺朝王佐在《新增格古要论》中指出“香楠木好刊牌匾”,而流传至今的楠木匾额及对联也所见不少。(图4)明文震亨在《长物志•照壁》中提到室内用照壁的时候说到“得文木如豆瓣楠之类为之”,照壁为中国古代建筑所特有,流行于明代,多是设于大门内的屏蔽物,作用或可相当于固定的屏风,也属于建筑中的“小木作”。

“楠木癭”最常见

楠木成材需要数百年时间,主要产在四川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地的深山中。广西、云南、贵州、海南、福建、台湾、浙江、广东、安徽、陕西等省也有散见。现代专家把楠分成如下几种:小花楠、毛山楠、普文楠、细叶桢楠、闽楠、桢楠、滇楠及台楠。而古人的划分则比较笼统,据明天启谷应泰的《博物要览》记载:“楠木有三种,一曰香楠,二曰金丝楠,三曰水楠。南方多香楠,木微紫而清香,纹美。金丝者出川涧中,木纹有金丝,向明视之,白烁可爱。楠木之至美者,向阳处或结人物山水之纹。水楠色清而木质甚松,如水杨之类,惟可做桌凳之类。”又据明王佐的《新增格古要论•异木》,对“香楠木”有这样的解释:“出四巽、湖广,色黄而香,敕名。好刊牌扁,又有紫黑色者皆贵,白者不佳。”除了《博物要览》以外,在古籍里“金丝楠”的说法很少见,较为常见的是“香楠”或者“楠木瘿”;色差一些如呈褐白色、木质疏松的谓之“水楠”。

明王志性《广志绎》则这样解析“香楠”:“其老根旋花则为瘿木,其入地一节则为豆瓣楠,其在地上为香楠”。据此可知,“骰子香楠”、“骰柏楠”、柏楠、“豆瓣楠”及“满面葡萄”都是特指楠木根瘿的。根材截面上所呈现出的扭曲翻卷的花纹,尽是因主树干重量向下压迫树根至扁所致,这是一个蛮有趣的现象,最终使楠木癭子的花纹看起来好像是带籽的葡萄,或者带点的骰子。据《新增格古要论•骰柏楠》记述:“近岁,户部员叙州府何史训送桌面是满面葡萄,尤妙,其纹脉无闲处,云是老树千年根也。”可知王佐作为礼物收到的木纹桌面,应该就是楠木根瘿木。(图5)自古楠木瘿子多用来做家具、器皿。宋梅务臣《和王仲仪咏瘿二十韵》说:“在木曰楠榴,刳之可为皿。”宋孔平仲《续世说•雅量》也说:“齐萧铿左右误排楠瘤屏风,倒压其背,颜色不异,言谈无綴。”可知“楠榴”、“楠瘤”是楠木根瘿木的又一种称谓。

宋代的文人画家如苏轼、米芾,就曾热衷于各种不同的天然纹理和各具特色的自然材质(如木、石等),并冠之以一个“文”字,称为“文木”、“文石”。同时,这些自然材质的内涵又借文人之笔,被发掘出深层意蕴,得到了意境上的升华。

明末清初的文人也喜爱楠瘿子,明高濂在《遵生八笺》中就推荐以豆瓣楠为墨、砚、书匣和香几面镶心;明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又建议用豆瓣楠做小橱柜、各类文具、照壁镶心等;而清康熙周二学在《赏延素心录》中也主张以豆瓣楠为册叶套板;在清代宫廷造办处档案中,亦经常能看到花梨或紫檀边镶楠木瘿子心家具的记录。


版权声明

金丝楠网(jinsinan8.com)文章来源于网络。
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